找到共产党,就找到了光明

2021-07-02 08:34   来源: 新华每日电讯


《黎苗锦绣 百年梦想》巨幅拼布作品在五指山革命根据地纪念园亮相。

  在海南,有不少以“国兴”命名的道路、学校等,如海口的国兴大道、国兴中学,为的是纪念海南黎族首领、原海南黎族苗族自治区第一任主席和州长——王国兴。

  70多年前,王国兴带领黎族苗族群众反抗压迫起义失败后,口述一封找红军的求救信,派人千辛万苦找到救星共产党,成为少数民族自发起义,主动寻找共产党,建立革命根据地的光辉典范。

  岁月迁移,曾经贫穷落后的黎村苗寨早已“换了人间”;初心如磐,百年大党为民谋幸福的初心历久弥坚。

  不堪压迫奋抗争

  这是一座面容沉静、目光坚毅的半身铜像。铜像矗立于海南琼中黎族苗族自治县红毛镇番响村白沙起义纪念园一隅,大理石基座上楷书题“黎族人民领袖王国兴”9个大字。

  番响村村民经常到村旁的纪念园瞻仰铜像,说起这位同村长辈,充满敬佩之情,纷纷表示,在那个“鸡不吃米,汉不吃黎”特殊年代,王国兴主动寻找共产党,就是找到一条光明的道路。

  时间回到旧中国那个风雨飘摇的时代,国家面临内忧外患,偏居一隅的黎苗山区同样不得安宁。1932年,国民党势力渗透到五指山区,他们以成立“抚黎局”为旗号,对当地民众实际上进行政治、经济的双重压迫剥削,黎族苗族百姓苦不堪言。王国兴的父亲、红毛峒峒长王政和,就因“抗丁抗税”被捕入狱折磨致死。

  1939年2月,日本侵略军占领海南岛,国民党琼崖当局虽然拥兵数千,但只跟日军在海口、府城等地稍作抵抗后,便纷纷溃逃,带着家眷从沿海各地躲到五指山区。国民党对黎苗同胞变本加厉地压迫欺压,催粮、收税、抓壮丁、蹂躏妇幼……甚至随意捕人杀人。

  “那时候,村民都躲到山上去,女孩子更是不敢出门。”回忆起少女时代,五指山市毛阳镇毛贵村92岁的黎族阿婆王玉朱忍不住流下浊泪。

  作为黎族峒长之子,王国兴目睹黎苗同胞被欺辱被杀害后,秘密联络王玉锦、王高定等黎族首领商议发动起义。“实在是被压迫得太严重了,官逼民反,不打也要死人,干脆打,看能不能活。”王国兴的儿子、73岁的王刚对记者说。

  1943年8月12日,白沙起义正式打响,黎苗同胞持着粉枪、弓箭,甚至拿起锄头、木棍,向国民党反动派冲杀而去……但双方力量悬殊,起义仅一个半月就遭镇压失败,国民党反动派疯狂屠杀起义民众,全县1万多名黎苗族同胞被杀害。王国兴等人带领起义队伍分散撤至鹦哥岭、什寒山等高山密林里坚持斗争,又饱受疟疾困扰,不久陷入绝境。

  1943年10月,王国兴召集分散在各个山头的起义首领开会商讨出路。有人主张找日本兵,因为国民党怕日本兵,但多数人不同意,认为这是“引狼入室”“与虎谋皮”。王国兴和王玉锦等人主张找共产党,可是谁也没见过红军,群众对党不了解,而且红军也是汉人,会不会也欺压黎人苗人呢?

  琼中黎族苗族自治县人大法工委主任王应江说,上千年封建社会的民族政策,特别是长期以来国民党采取的民族歧视和民族压迫政策,导致黎汉民族隔阂严重。黎族群众间流传“鸡不吃米,汉不吃黎”,意思是“除非鸡不吃大米,汉人才不欺压黎人”。

  王国兴年轻时候曾在岭门一带(现琼中县湾岭镇)黎汉杂居区当挑夫,听说过红军队伍打“国贼”的故事。王国兴还想起,父亲临终前对他说:“世上的军队只有共产党领导的红军最好。”

  经王国兴一提醒,起义领导人之一王玉锦也想到,当年他被抓去大陆当兵时就听到有关共产党和红军的传闻,知道红军是国民党的死对头。“国贼”打红军,说明红军是好人。

  最后,大家统一了思想:寻找共产党!

  千辛万苦找救星

  海南民族博物馆“寻找救星”专题展览,一幅标着多个箭头的“路线图”成为展览最大亮点。

  海南民族博物馆修复保管科科长陈睿说,当年的地名很多已经更改,为了求证寻找线路的准确性,他们花了大半年时间实地走访,并寻访了11位琼崖纵队老战士。

  “我们花了不少精力来求证,但相比于当年起义军突破重重封锁,冒着生命危险寻找救星的实际行动,我们的辛苦不值一提。”陈睿说,据考证,王国兴前后共朝4个方向派出了5路人马,带着他口述的求救信出发寻找,王国兴本人也曾亲自下山寻找,无奈国民党反动派悬赏要他人头,他走到湾岭一带便折返深山。

  所有的寻找队伍中,唯独吉有理这路找到了红军的线索,大边村有个买卖人愿意为他们带路去找红军,但需要2000大洋。吉有理一口答应,和他立了字据。

  为了筹款找红军,王国兴立即召集红毛、毛栈、毛贵等地的主要头目商量,会后大家分工到各乡筹款。然而,百姓穷得餐餐吃野菜,哪里有余钱?几天下来总共筹到五六百元,离规定数额还差得远。王国兴便向人借了两头牛,说好等革命胜利后还他,这样七凑八凑才筹齐了钱款。

  吉有理、王文聪、王高定3人肩负重任,带着王国兴口述的求救信,伪装成贩盐挑夫挑起箩筐,带着一只黑狗,将书信藏在竹筒里,用绳子套在狗脖子上,万一途中碰上敌人搜查,就把狗踢跑,以免暴露身份。求救信大意是:起义失败,黎民遭到大屠杀,黎人处于紧要关头,请共产党派红军救救黎人。

  为躲开封锁线,他们秘密潜下鹦哥岭,避开人多繁杂的大路,专走偏僻小道。经过辗转寻找、托人带路,一个多月后,3人终于找到了中共临儋联县抗日民主政府驻地。

  琼崖抗日独立总队第四支队队长马白山听了他们的哭诉后,很受感动。几天后,马白山派第四支队政治处主任江田带领王文聪,到澄迈县美厚山特委和独立总队驻地,见到了琼崖特委书记冯白驹。

  冯白驹告诉黎族代表:“在你们四处寻找共产党的时候,共产党也在寻找你们。由于敌人的严密封锁,白沙起义的消息很迟才传出来。起义遭到血腥镇压后,小部分起义队伍隐蔽在密林深处,无法找到你们。今天你们的到来,正是我们殷切盼望的。”

  冯白驹根据王文聪的汇报,立即召开会议分析研究白沙起义的形势,听取大家的意见之后,冯白驹决定派出武装工作组前往鹦哥岭援助起义队伍,开展游击斗争。

  1944年12月,在当时已改编为琼崖独立纵队的驻地——澄迈县六芹山黑藤水岭,王国兴见到了冯白驹,两人一见如故,按照黎族的风俗习惯饮鸡血酒,歃血结盟。随后,一场可歌可泣的联合抗击日本侵略军与国民党反动派的斗争在五指山深处展开。

  黎汉同心建设根据地

  其实,早在1940年,周恩来就明确指示琼崖纵队,要逐步建立五指山根据地。同年11月,中共中央书记处电报指出:“认真在30余万黎民中进行艰苦联络工作,尊重他们的民族风俗习惯,使他们信任我们……与我们一起抗战。”

  琼崖特委根据中央的指示,在黎汉杂居的南桥、牛漏等地建立了抗日民主政权。因为国民党六七千人龟缩在白沙,而琼崖抗日独立总队一直在奋力抵抗日伪顽残酷的进攻,腾不出手来开辟山区的工作,白沙一直是空白。

  1944年秋,琼崖纵队将中心任务确定为建立五指山区白沙抗日根据地,推进全琼的抗日斗争。部队逐步向五指山区推进。然而,国民党反动派的反扑与封锁,使得红军队伍被阻隔在鹦哥岭外。

  五指如峰翠相连,撑起炎荒半壁天。1944年冬,冯白驹与王国兴歃血结盟,为琼崖独立纵队进入五指山区并相继建立白沙抗日根据地和五指山革命根据地,奠定了坚实的基础。

  冯白驹的小女儿冯尔曾接受记者采访时曾说,黎苗族群众的接纳、帮助,五指山革命根据地的建立,对于琼崖武装力量坚持斗争,对于海南岛的解放都有着至关重要的作用。

  “大山有回旋余地,有了黎苗族群众的支持,军队的粮食、兵源都有了保障,这为根据地的创建和革命队伍发展壮大发挥了重要作用。”王应江说,到海南解放前夕,每5个琼纵战士里就有1个黎族战士。

  “没有这个根据地的建立,我们就会很困难或不可能应付国民党将在海南解放前夕那样压倒优势力量的进攻;没有这个根据地的建立,对于配合大军渡海登陆作战解放海南的任务,非但会受到影响,恐怕甚至不能起多大作用。”冯白驹在其《中国共产党的光辉照耀在海南岛上》一文中说。

  王玉朱老人永远忘不掉,共产党给黎苗群众带来的安全感。五指山革命根据地建立后,共产党和老百姓有福同享,有难同当,不仅不欺压百姓,还到地里帮忙收水稻、挖红薯。根据地的织布厂给群众发布匹,黎苗同胞再也不用躲进深山……

  永远“感党恩、跟党走”

  “七一”前夕,番响村30岁青年王章宽郑重向村党支部递交入党申请书,立志要跟随这个发光发热的组织,开启更有意义的人生。

  王章宽前几年在外省打工,去年回乡创业。让他没想到的是,短短数载,家乡面貌焕然一新,村路四通八达,路灯、WIFI全覆盖,水电改造、燃气进村,农村生活与城镇无异。

  “我儿时梦想的、憧憬的,甚至不敢想象的生活,在党的领导下,短短数载便逐一实现。我想向这样一个散发光辉的组织靠拢,希望能加入到这样善于造就奇迹、以人为本的先进党组织。”王章宽在入党申请书中写道。

  五指山毛阳镇毛贵村党支部书记王海清也有这般发自内心的感喟。毛贵村正是五指山革命根据地所在地,经过近几年的精准扶贫,老区村庄展露新颜——青山绿水环绕下,幢幢新式民居成排连片,巨龙般的中线高速从村边经过,村民们所种的瓜菜行情一年比一年好。“看着如今大家安居乐业,村里村外瓜果飘香,我越发觉得,当年黎族大总管王国兴主动寻找共产党,着实是找对了。”王海清说。

  行走在海南琼中、白沙、五指山等黎苗山区市县,熟悉当年历史的老百姓纷纷感叹:“是王国兴当年主动找党,救了全族人。”“如果不找共产党,哪来今天的幸福生活?”

  “新中国实施的民族政策是史无前例的。70多年来,黎苗族地区得到国家的照顾多得数不清。”王应江说。

  长期在海南省扶贫办工作的王刚对此更是感触深刻。他说,国家对山区建设的支持力度非常大,早在1954年,贯穿海南岛的海榆中线就建成通车,成为新中国成立后的第3条国防公路。

  “这些年,特别是脱贫攻坚战打响以来,国家对民族地区的帮扶政策一年比一年好,文化、教育、经济发展全面投入,光房屋改造就经历了茅草房、瓦房、平顶房、楼房的几代变迁。”王刚说。

  自然资源部干部徐岩在番响村担任驻村第一书记近3年,用心用情带领群众修路、抓产业,群众生活一天比一天好。任期结束离别时,群众依依不舍,有的忍不住落泪。

  番响村委会妇女主任王素娇十分感动于党组织在脱贫攻坚战场中展现的力量。她说:“党始终关心关怀黎苗群众,帮助大家共同致富,我们要像王国兴一样,永远‘感党恩、跟党走’。”

  日前,自然资源部派出一名干部接任徐岩的工作。新任驻村第一书记计划在乡村振兴工作中,大力开发番响村的红色旅游资源。

  番响村委会对面就是白沙起义纪念园,徐岩经常站在村委会楼上遥望纪念园陷入沉思:王国兴当年的正确选择,体现了“人民的选择”强大的力量,从脱贫攻坚到乡村振兴,百年大党为人民谋幸福初心如磐。“这样的党,老百姓怎会不拥护?”(记者柳昌林、赵叶苹、王军锋)

[责任编辑: 张瑜 ]
010070300010000000000000011116591127616196